汪嘉伟和郎平助教紧急通话90分钟,能救中国女排吗

中国女排在东京奥运会小组赛遭遇三连败,晋级八强仅存理论可能。保留了主力框架的奥运卫冕冠军在2019年还曾夺得女排世界杯冠军,为何短短两年后成绩出现滑坡?中国女排究竟怎么了?相信这是很多球迷心中的疑问,而前中国男排主教练汪嘉伟致电中国女排助理教练安家杰时给出的一些建议,似乎点出了问题所在。


据上海媒体《东方体育日报》报道,始终关注中国女排的汪嘉伟给在东京的中国女排助理教练安家杰打了一通长达一个半小时的电话,主要给出了三方面的建议:第一,副攻队员在3号位要发挥真实的掩护作用。第二,女排风格男子化。第三,我们需要提高国内联赛质量,在竞争中提高水平。


如果说汪嘉伟给中国女排的前两个建议主要是从技战术角度出发,那么第三个建议则戳中了中国排球运动发展中的一个软肋,即国内联赛质量亟待提升。其实,当中国女排在2016年里约奥运会夺冠后,中国排协曾想搭着女排夺冠的顺风车,进一步深化联赛改革。而运行多年的排球联赛也被改制为排超联赛,优化的赛程赛制、与欧洲职业排坛接轨的临时转会制度、鹰眼等高科技手段的应用、人气超高的全明星赛以及多家赞助商和直播平台的全方位介入都令排超联赛呈现出一派全新的气象。


然而仅仅过了两年,排超联赛便风光不再。为了给国家队充分的集训时间,国内联赛为国家队让路,从2018-2019赛季开始,联赛第一阶段小组赛不再采用主客场双循环赛制,而是改用赛会制,原本五个月的赛程被缩短了足足一个月。当时,排管中心相关负责人给出的解释是:“为了给国家队提供更多的集训时间,也便于运动员的体能恢复和伤病调整。” 为了让国家队更好地备战2020东京奥运会,2019-20赛季再度压缩。而受疫情影响,东京奥运会推迟举办一年,上赛季的排超联赛采取全封闭赛会制举行,仅打了一个月多一点便匆匆收场。联赛赛程缩水、缺乏活力带来的负面影响显而易见:联赛冠军的竞争常年在3-5支有竞争力的球队之间展开,人员的流动性严重不足,高水平外援不断流失,各队在梯队建设和人才储备方面参差不齐。


联赛无法为国家队提供新鲜血液,中国女排大国家队模式下的人才遴选也就沦为空谈。保住里约周期的主力框架更像是一种无奈之举。而对于中国女排的国手们来说,在国内联赛场次严重不足、竞争激烈程度不高的情况下,她们经受的锻炼是不充分的,技战术水平提升更无从谈起。在这种情况下,国家队长期集训成了没有办法的办法,国手们通过长期集训弥补技术短板、进行战术磨合,然后再通过参加世界女排联赛去寻找实战感觉,为每一年度的国际大赛做好准备。这套模式直到2019年女排世界杯为止还是有效的,中国女排以全胜战绩夺冠,但也掩盖了联赛萎缩的问题。



突如其来的疫情让世界体坛不得不按下暂停键,也打乱了中国女排的备战节奏,一期又一期的长集训尽管可以让队员们完全沉下心来改进自己的技术短板,但训练终究取代不了比赛,对于世界排坛的最新变化和各国新人不断涌现,中国女排很难做到完全掌握,再加上联赛的不断缩水,国手们在长期缺乏实战对抗的情况下,技战术水平不升反降也就不难理解了。


有人说,美国国内的联赛建制和职业化程度远不及中国,那么为什么她们的国家队水平却长居世界前列?首先,美国大学联赛体系相当发达,NCAA 联赛可以被视为美国排球人才的摇篮。其次,美国女排的国手们遍布世界各大顶级联赛。比如,本届东京奥运会中国女排并不熟悉的美国女排年轻接应汤普森,她就效力于土耳其联赛著名的伊萨奇巴希女排,在队内担任塞尔维亚超级接应博斯科维奇的替补。而在美国女排阵中,汤普森同位置上的替补德鲁斯则在日本 V 联赛冠军 JT 奇妙女排效力,是 V 联赛的 MVP。而在汤普森和德鲁斯两员后起之秀的冲击下,原美国女排主力接应洛维已经退役了,加入2028年洛杉矶奥运会组委会。


国际排联官网:美国女排战胜巴西获得世界女排联赛三连冠

不仅是美国女排的国手,塞尔维亚、土耳其、意大利等强队的国手都在世界顶级联赛中效力,这其中,土耳其和意大利联赛成为群星云集的舞台,在这两个联赛,顶级球星频繁流动、竞争氛围浓烈、赛事水平极高。2020-21赛季意大利联赛和土耳其联赛都是从去年9月份上旬开打,直到今年3月底才结束的,如果再算上欧冠联赛,几支欧美强队的国手们直到5月份才结束自己在俱乐部的征战,而留给她们备战奥运会的时间不足两个月,相比之下,中国女排自去年国内联赛结束后,累计备战奥运会的时间长达5个月,但奥运会前三场比赛的结果似乎说明,接受高水平联赛的历练显然比进行长期集训更有效。


国际排联官网:土耳其女排战胜日本获得世界女排联赛铜牌

汪嘉伟在与安家杰交流中重点提到了这一点,“意大利联赛就不说了,除了足球就是排球,人气非常旺。土耳其、波兰,联赛质量高,高薪吸引世界球星,在对抗竞争中向男子化学习。人家是以赛代练,一周双赛,发现问题马上改,训练和比赛紧密结合;我们还是以练代赛,封闭集训三个月,联赛关注度低,强度低,甚至人才很难流通。”如果不是朱婷的腕伤,中国女排的问题恐怕还不会暴露的这么彻底,毕竟,朱婷对中国女排攻防体系实在太重要了,但中国女排却只有一个朱婷。试想,如果此时我们有第二个在土耳其女排效力的朱婷,有第三个在意大利女排效力的朱婷,那么情况又会是怎样呢?


对于中国女排来说,东京奥运会不管结果如何,队伍更新换代的阵痛在所难免,功勋教头郎平恐怕很难再带队出战三年后的巴黎奥运会,颜妮等一批30+ 老将也注定会告别这个曾经战斗过的集体。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发展国内联赛以及将优秀的年轻球员送到国外高水平联赛中历练应该是题中应有之义。只有发展国内联赛,才能为国内排球人才提供一个充分竞争、充分流动的平台,才能重新打开为国家队输送人才的“水龙头”;而在国内联赛水平尚不足以与世界高水平联赛匹敌的情况下,将优秀的年轻队员送出去,对她们开拓眼界、迅速成长大有裨益,在这方面,中国排球是有成功经验的,朱婷正是在土超瓦基弗银行队效力三年,才逐渐成长为一名世界级主攻。


风物长宜放眼量,一时的失利和挫折并不可怕,它反而能帮中国排球认清现实,看到差距。而中国女排成绩上的下滑也应引起中国排球管理者的足够重视,在帮助球队认真总结得失的同时,对于中国排球未来的发展,中国排球的管理者们也要拿出切实可行的方案才行。

足球比分直播 天下足球直播 比分网 完整比分直播 英超直播 篮球直播吧 皇冠比分 英超直播 欧冠直播 188比分直播